欢迎登陆教育盟网!
教育盟-专业教育培训信息平台

在线教育“大洗牌”,阵痛过后何以新生

近日,有媒体称,作业帮开启大裁员。然而,暑假即将来临,在在线教育往年最为火爆的时段,却传出这样的消息,让在线教育行业风声鹤唳。不久,作业帮回应称,所谓的裁员传闻不实。只是公司战略的个别业务调整,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并表明,重点业务人才招聘仍在继续。

突然被曝出裁员传闻的不止作业帮,VIPKID的裁员风声从2020年就已经在进行当中,据媒体报道,VIPKID的员工人数在两年的时间,缩减了将近一半的数量。

在线教育到底怎么了?

整改:在线教育违规行为被紧急叫停

5月27号,据业内人士透露,高途课堂内部召开会议,宣布正式启动裁员计划,裁员比例为30%左右。同时,信息流业务以及直播业务全部关停。继VIPKID之后再次突然的宣布裁员和关停业务,让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

紧接着,有媒体报道,在不少社交媒体上出现了许多“毁约offer”的帖子。经调查,原来许多应届毕业生曝光了自己被在线教育机构毁约offer的信息。还有消息说,作业帮、字节跳动、VIPKID等教育机构也都作出了同样的事情,一致对外的理由竟然是公司业务调整,暂停招聘计划。

毁约?暂停招聘?在线教育真的“穷途末路”吗?

今年年初,中纪委发布评论文章“点名”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随后,针对头部公司的罚款接踵而来,罚款金额都在几百万元。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在线教育站在了风口浪尖。

今年3月份,人民日报推出“四问校外培训机构”,指出了在线教育目前存在的最大弊端,广告漫天飞、教学质量参差不齐、烧钱为利益加持。

4月初,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出席会议时强调,要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

在线教育行业急需市场和政策监管,来建立长效机制,压实企业责任。

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局长袁喜禄曾表示,早在4月下旬,各级市场监管部门严肃整治校外培训乱象时,市场监管总局精心挑选执法骨干,组建三个检查组赴重点城市开展执法检查。

5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也发布《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其中,名师广告被叫停,进校宣传被禁止。

6月1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强化校外培训机构市场监管,并且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阵痛:在线教育无法及时止损

继众多在线教育机构传出裁员风波后,许多应届毕业生收到了临时取消入职岗位,对该员工不做入职处理的消息,一时间在网上轰炸开来。突然的毁约让众多应届毕业生还没入职就已经失职了。甚至有毕业生表示,为了和入职的公司签约,已经和上一家公司解约,赔偿了3000元,还为了入职花费了近3000多来租房。然而,像她一样被毁约的应届毕业生有将近200人,都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来自在线教育机构的毁约书。

今年暑期来临,有相关人士表示,不止是应届毕业生,就连暑期教育行业兼职岗位也将裁减近10万左右。

5月21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强调,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尽管更多地区的“双减”细则尚未落地,但市场已经做出调整反应。

市场监管局对在线教育接连的整顿行为使得几场首次公开募股被迫中止。有知情人士表示,尽管已与银行一起开展了数月工作,但是腾讯支持的VIPKid和火花思维推迟了赴美上市。而且阿里巴巴投资的作业帮也暂停上市。

教育行业大量裁员、数家公司上市搁置、关停部分业务、不惜毁约,为了止损,这些是他们可以想到的较为低成本的解决措施。但是在几个月之前,一些教育机构巨头为投资教育行业筹集的近百亿美元的资金所造成的亏损又要找谁讨要呢?

某位作业帮的内部人员在采访中表示,众多在线教育机构看似盈利颇丰,实则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所谓的在线教育平台营销实则是一场烧钱大战,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而靠广告宣传吸引的客户大都选择低成本的试听课,而不愿意选择进一步购买高价的正式课程,也有一些用户粉被吸引后成为了“僵尸流量”,不提供经济效益。因此,大量事实表明,靠烧钱带来的流量并不能填充营销的巨大开支。

部分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甚至价格欺诈,诱导家长出具高额的报名费,但最终的收效都远不及宣传中的万分之一。还有媒体调查发现,某在线教育机构虽然打着优质师资力量和高效率授课的旗号,但其中的教师资质完全伪造,执教履历更是空白。

“虚构、夸大、诱导”是在线教育的诟病。那么,未来在线教育的路又要怎么走呢?

转型:倒逼技术和教学创新

对在线教育机构来说,目前的政策监管主要针对的是儿童群体的校外培训。而儿童启蒙阶段的教育培训早已是头部机构争夺的重要业务。

然而,就在高途宣布裁员计划的会议上,高途CEO陈向东表示,为了未成年人的健康发展,不再对3—6岁的孩子去营销、售卖或者交付我们的语文产品、数学产品和英语产品。而高途之所以会愿意放弃“小早启蒙”业务,也是政策监控下的结果:从2021年6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政策的监管之下,有网友爆料说,这是为线下教育爆冷寻找出路,这样的监管实则是将人才市场和资本份额占比趋向单一化,使其全部集中在线下教育中,完全挤压在线教育的生存空间。

针对这一问题,某教育人士透露,政策对在线行业是支持的,而监管的目的是规范教育培训行业,而不是限制这个行业的发展。

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一级巡视员陈志江也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到了对校外培训机构查处、监管的三个背景:

其一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保护未成年儿童身心健康成长。

其二是积极回应社会关切,“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因此急需整顿。

其三则是着眼规范市场竞争秩序。良好的市场秩序是需要被合理规范和调整的。

对于在线教育,市场和自身都要有清楚的认知。在线教育并非是资本的捞钱产业。它也曾给教育行业带来新的生机和活力。

就在去年,在线教育充分发挥它的社会价值。疫情期间,网课、云教学、云课堂等等在线教育大热,作业帮、高途、腾讯课堂等教育机构也都纷纷成为家长们保障孩子学习的第一选择,帮助许多家校、师生合力渡过了疫情大关。

因此,在线教育的存在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线教育的行业问题层出不穷,这也是政府加大对其监管的主要原因。

今年的在线教育发展之路注定是不平坦的,如何在监管之下创新转型才是众多教育机构目前最应该面对的问题。

整顿行业乱象风气,回归教育本质,政策的监管倒逼技术和模式的创新,在线教育行业行业还需要更多时间去反思和探索益于家校、益于孩子的教育方式。

在线教育“大洗牌”,阵痛过后何以新生

来源:未来网 作者:杨佩颖 尹婕

我要留言(留言审核后方可展现)

已有 1826 人留言

更多品牌推荐

梦工场
梦工场
投资参考:10~20万
热度:
我要查看
蓝鲸
蓝鲸
投资参考:10~20万
热度:
我要查看
马博士
马博士
投资参考:20~50万
热度:
我要查看
皇家宝贝
皇家宝贝
投资参考:20~50万
热度:
我要查看
爱多多
爱多多
投资参考:10~20万
热度:
我要查看
品牌排行榜
  • 1艾恩希英语200
    艾恩希英语
    品牌特征:10~2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2小能人儿童创意乐园200
    小能人儿童创意乐园
    品牌特征:10~2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3启航英语200
    启航英语
    品牌特征:10~2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4音乐谷儿童娱乐教育200
    音乐谷儿童娱乐教育
    品牌特征:10~2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5百川教育200
    百川教育
    品牌特征:1~5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6摩尔美学200
    摩尔美学
    品牌特征:10~2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7博德教育200
    博德教育
    品牌特征:20~50万
    热度:
    查看详情>>
    • 教育指南
    • 经营技巧
    • 教育营销
    首页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正在咨询|品牌动态|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